秦中不语自有歌

“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间。”/圈名秦歌,老陕,坐标西安。🇵🇹

对佩蒂一点印象之类的8

求求你们帮我看一下,再改改我就去发mp丢人了。

  “有界限的海,或许属于希腊或罗马;
  没有界限的海,属于葡萄牙。”
                                    ——佩索阿
  
-童年时期的葡-
  【公元前140年归入罗马成为一个行省,一直持续到公元5世纪】
  在罗马基酱的统治下度过了还算安稳的一段时期。
  乖巧,寡言,喜欢独来独往,有些感性的小孩。
  【公元5世纪日耳曼部落(包括斯维比人、汪达尔人和阿兰人)入侵伊比利亚半岛。711年北非穆斯林摩尔人入侵伊比利亚半岛,西哥特王朝灭亡。】
  罗马基酱消失后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停被入侵的日子,长年受到外来人的侵略促使他被迫早熟,懂得藏匿内心的情绪与想法,学会了隐忍,也为后来冒险和侵略埋下野心的种子。

-少年时期的葡-
  【葡萄牙北部的阿斯图里亚斯高地还在信奉天主教的哥特贵族的手里。哥特人开始发起“收复失地运动”,旨在跟南部穆斯林政权作战,重新统治伊比利亚半岛。】
  成长期的葡。已经可以自己拿起武器战斗。1143年脱离弟弟的统治独立,开始靠着少年特有的野心和意气开辟出自己的路。过着有些贫穷的艰苦日子,甚至连钱币也无力铸造。童年时期养成的隐忍习惯得已让他周旋在列国之间,之前埋下的野心之种也已发芽,并在之后的大航海时代彻底爆发。
  【十字军圣战】
  葡萄牙人强健的体魄助其免于黑死病的浩劫,同时也使国内人口膨胀矛盾激化。为了消磨贵族的精力,1415年葡萄牙攻占了穆斯林港口休达。
  “葡萄牙是用异教徒的血来洗手的。”
  对于天主教近乎疯狂的虔诚让他即使刀刃上沾满穆斯林的鲜血也毫无愧疚与悔意。那个年代的葡对于主的崇拜与信仰比其他任何时代都要狂热。他常年将十字架佩戴在身上,他随时可以为主跪下,为主举起武器砍向一切拦路之人。
  同时,他也从此窥见了东方金碧辉煌的一角。他开始展现出自己的残忍、贪婪、无所畏惧和野心勃勃——一切航海家具备的特性。他不止一次站在岸边的峭壁上,眺望他们所谓的“黑暗碧海”,海的那头是否有他所想要的:黄金,香料,基督信徒或未来的基督信徒?
  为了追寻这些,他开始着手征服大海。
  【大航海时代初期】
  刚开始征战海洋的葡,野心大于经验。带着少年特有的意气风发,信心十足地踏上征程驶向未知的海域,迎面与狂风暴雨惊涛骇浪斗争。同时也走了很多弯路。
  骑士道精神对他影响极大:“干劲十足,富有活力的骄傲而鲁莽的勇气和对荣耀的渴望。”
  残忍,贪婪,嗜血。不知疲惫,吃苦耐劳玩,驱使自己奔向已知世界的边缘。
  
-青年时期的葡-
  【大航海时代全盛期】
  天文、数学、地理成就都远超其他欧洲国家。从最初的贫穷小国发展到欧洲最强的航海大国,达成了许多辉煌成就,他难免变得有些傲气。
  航海时代收了许多小弟,包括还未发现便被划入自己统治范围的小巴。
  【衰落-三王战役&哈布斯堡王朝时期】
  一场大败将他从强者的宝座上赶下,再一次被西吞并。极大的心理落差让他的性格有一次产生巨大的转变。他又回到过去寡言而有些忧郁的性子。
  和他国(奥斯曼、荷兰)之间的争夺愈演愈烈,许多人都窥视着这个衰落了的航海帝国的宝藏与殖民地。远东地区被荷兰入侵、奥斯曼试图侵略印度洋但未成功。
  旁边便是西荷英激烈的海上争夺,但他置身于事外一般,专心扩张、治理美洲的殖民地。成功将荷兰人从中美洲驱赶出去后荷兰人再一次入侵占领了巴西部分地区。葡最终战胜荷兰,收回了对小巴的统治权,但在东亚地区的势力仅剩下小澳与东帝汶。
  【大地震】
  1640年再次独立。正当他打算重新崛起时,1755年的大地震将他彻底击溃。航海时期的野心被消磨尽,他开始陷入低谷期。
  颓废、慵懒、顽固不化,沉浸在强盛时代的梦里,不思进取。
  【葡萄牙-巴西-阿尔加维联合王国】
  拿破仑入侵时的他还未走出迅速衰落的阴影,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他跟随国王在小巴家里小住一阵。不久前巴西独立运动萌发和一场起义让他开始思考。
  思考之后,他放松了对小巴的管理,任其自由发展经济与政治,并在后来亲手助其独立。
  【军事独裁】
  1910年10月的革命推翻了君主制,成立第一共和国。
  1925年,卡尔莫纳元帅上台,建立军事独裁政府。
  上司的强硬态度让他变得有些随波逐流。
  【二战后】
  政府顽固不化地拒绝放弃殖民地,直到1974年的康乃馨革命后,开始推行民主化。
  从这时开始,他才算真正从过去释怀,开始变成现在的葡/萄/牙。
  
-现在的葡-
  已经几乎看不出过去的影子了。
  身上散发着属于南欧人特有的气质:懒散,温柔,有些迟钝,偏金色的绿眸里是漫不经心的光,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总是微微勾起的嘴角,骨子里还残留着过去一丝难以抓住的少年意气与傲慢。
  不喜争夺,总是背着吉他出没在海滩、街道、酒吧。
  喜欢喝苦咖啡,搭配甜食。
  弹出的曲子总带着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忧郁,让人难以想象仅仅五百年前的他还是满腔热血的自信模样。
  当他站在海浪猛烈锤击的峭壁之上时,他的眼神会有些变化:慵懒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怀念与渴望。
  毕竟他是葡/萄/牙,生来便是伟大的冒险家。
  但他面对海洋的眼神有所变化:过去的他面对海洋,眼中是对征服的渴望;现在则更像是面对相处多年的爱人。
  热爱足球,踢法很拉丁。
  虽然懒散但很有责任心,做事慢吞吞但一定会做好。
  十分感性,感情丰富但不善于表达,表达方式柔和且含蓄。处事冷静,热爱和平(不是)。
  喜欢种一些花花草草。鳕鱼、葡萄酒是最爱。
  

  
  
 
  

评论(7)

热度(15)